星瀚故事

不念过往,不惧将来,写在星瀚十周年

2020-11-27
分享到

不知不觉,星瀚已经走过了十年的光阴。还记得创始人卫新律师推崇的座右铭康德的名言:“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敬畏:一个是我们心中崇尚的道德准则,一个是我们头顶的星空。”因此,律所取名“星瀚”。 

时光荏苒,当年犹似昨日。 

我大学毕业后进入咨询公司工作,后来又在外资企业担任法务,咨询公司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离职后自主创业的企业,外资企业是国际大公司,我在大学实习期间及毕业初期去过方达,通力等知名律所实习,感受过这些知名律所律师自内而外溢出来的精英感,现在想来那都是20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的我,青涩懵懂,到了这些“英气逼人”的场所,仿佛来到了小时候看的香港律政剧里的场景,律师们的翩翩风度,走路时的昂首阔步,蹭亮皮鞋落在地板上的“哒哒”声,不时从嘴边冒出的英文词汇,一下子把初出象牙塔的我震撼了。到现在我还能感受到那时心中涌起的胆怯,紧张、局促。 

后来我在外资公司工作,工作轻松,收入在那时相对较高,本以为可以一直干到退休,没想到在2008年,外方股东决定撤回在中国的投资,我一下子就没了工作。好在外资公司补偿了我们一年半的薪水,因此我决定挑战一下自己,尝试做一名律师。 

机缘巧合,我来到了卫新律师的团队,成为星瀚初创期就加入的一员。 

星瀚的创始人卫新律师毕业之后并没有马上做律师,而是和我一样在公司做了一段时间。2010年,他30岁不到,做律师刚满五年。卫律师租了常德路上的一处办公室,大概450平方米,可以容纳40余人,手下有包括我在内的六七名律师。 

说实在的,卫律师业务不错,尤其是作为律师个人而言,已经非常优秀,但我们下面的律师基本都没有自己的客户来源,主要是卫律师将他的业务交由我们处理,当时他的业务量其实还没有大到需要那么多律师分担的程度。 

那时他接了一个标的3亿左右的大案子,虽然听起来标的大,但当事人的情况实属背水一战,绝地反击,赢了官司可东山再起,要是案件输了,则山穷水尽,因此不能给出很高的律师费,而我们的收益则来源于案件获胜后的风险收费。案件复杂,困难重重,过程漫长,获胜希望渺茫。带着一群年轻资浅的律师,每月的房租、人员工资……如果我是卫律师,一定忧愁焦虑得天天睡不着觉,但在当时我们几乎感觉不到他有压力,我到现在还由衷佩服卫律师的魄力及勇气、强大的抗压能力。 

我从外资公司来,虽谈不上实际有多大本事,但不免自觉优越,有时还会暗地里觉得星瀚风格有些“土傻,天真”。星瀚的律师说话不带英文,穿衣朴素,态度平和,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和我以前在精英律所接触到的aggressive的律师以及外资企业的洋气同事完全不一样。

卫新律师总喜欢讲大学校园的事情,大学的同学、老师、社团活动。他曾经在校报工作,应该是个文艺男青年吧!卫律师经常要求我们写各类案件评析的文章、组织我们学习最新的法律、进行内部的案件讨论。有时候为案件结果的不如意愤愤不平,认为有违公平正义,还在办公室大声感叹“怎么会这样?”在当时的我看来,星瀚简直就像一个大学的拓展学院,我们好像不是律师,像是在律师学院进修的学生,卫律师也不像老板,倒像是学生会主席。

在星瀚身上,我看不到“自命不凡,自视甚高”的精英气息,而是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匡扶正义”,“捍卫公平”的精神,一种天真傻气的少年感。

渐渐地,来星瀚的人越来越多,大都是刚刚毕业或者工作年限较短的初涉职场者,他们都非常优秀,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星瀚就是有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魅力,每个来星瀚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每一个来星瀚的人都愿意留在星瀚,觉得星瀚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温暖、快乐。

虽然那时的我们业务不多,名气不高,但我们每个人都感觉正在投身一个伟大的事业。下班了大家都主动的留下来,讨论着如何才能增加业务量,招揽客源,吸引客户,动用我们身边的一切资源,人脉。我们都认为我们的法律功底没问题,专业素养过关,做事又认真负责,问题是如何才能吸引更多的客户?大家热烈讨论,不断进行着头脑风暴。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能感受到那种热火朝天的气氛,那种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的躁动。很多优秀的人都留在了星瀚、而他们本可以从功利方面做出更好的选择。 

星瀚经常组织各类活动,“演讲比赛”、“狼人杀游戏”,还有各类不怎么高大上的近郊旅游,有些幼稚,但却十分欢乐。我变了,我一边虽然还不时吐槽某些活动的“乡土”,一边却在这些活动中感受到快乐和充实。 

今天的我懂得了星瀚的魅力,正是源于那份“不忘初心”的少年感。普通人尚在生活的磨砺中变得世故、圆滑、麻木,而律师这份职业有的时候就像演员体会不同人的人生一样,我们也因为处理案件了解了更多人的人生经历,更容易变得“看破红尘”和“不屑一顾”。但星瀚律师不一样,他们像早上升起的太阳,富有朝气,他们像“初生的牛犊”,不惧权威! 

“岁月诚不欺我少年”。星瀚逐渐成长了。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才加入,业务量几何数的倍增。那个标的3亿的案件,虽然历时6年多,但结局完胜(最终实际获赔4亿多元),我想这也应该是创始人卫律师的经典案例了。犹记得那时他说,这个案件人物关系复杂,情节曲折,写成电视剧绰绰有余。我想有可能以后卫律师退休不干律师了就可以在家写这个“剧本”了。

星瀚现在完全不土了,甚至可以说是潮流领先者。再见卫律师时他已身着合身的韩式小西服,星瀚举办的各类活动也是高规格,上档次。不知道哪一天起,变化就这样突然发生了。而这些变化的产生都不是毫无理由的,事实上,星瀚始终紧随潮流,甚至走在了时代的最前列: 

在业务量不饱和的情况下,星瀚就聘请了IT落实各种智能化办公系统; 

星瀚的各类软文,知识分享、小视频,直播从未间断; 

星瀚一直推行各种分享会,既是知识分享,也是行业联动,更是业务拓展; 

星瀚很早就提出包装律师,打造明星律师的概念; 

星瀚很早就提出律师服务和销售推广分离的理念,认为专业的人就干专业的事情,而业务推广可以交给律师之外的专业人员去做; 

星瀚不断以自己的魅力吸引着优秀的人才,人员招聘环节设计完善,应聘者需要展现十八般武艺…… 

当许多律所许多律师还将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时,星瀚早已摆正了位置,努力在大众面前展现自己。酒香还需人闻到,金子还需人看到,不能坐等客户来发现你,而是需要推动客户来发现你。渐渐地,星瀚超越了许多固步自封的律所,慢慢走到了前列。 

是什么让星瀚会有那么大的改变呢?我想:正是由于那份执着可贵的少年精神,少年永远在路上,永远在探险,永远在寻找,寻找那份“新鲜”。我由于个人原因在2014年离开了星瀚,岁月蹉跎,碌碌无为,有时不甚唏嘘。回眼看,星瀚仍是少年,但星光璀璨,熠熠生辉! 

在星瀚十周年,祝星瀚生日快乐!同时,我也暗暗立志,虽已不惑,但谁说“未来不可期”?就让星瀚那种“归来仍是少年”的情怀感染我吧! 

耳边飘起朴树的歌“Imagination, never lose my passion. It’s on my way.” We are on our way.星瀚加油!未来会更好!我也会加油! 

顾晓静

2020年11月20日星期五

专业领域

相关动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