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瀚故事

潘洁律师:永不褪色的美好回忆

2020-12-11
分享到

编者按:2011年,早已定居美国多年的潘洁律师决定回国,重新开始她在中国的律师生涯,弥补年轻时前去美国深造、而中断了律师执业的遗憾。回国之后,本已准备入职国内某知名律所的潘洁律师因为偶然的契机了解到星瀚,从此开启了一段她和星瀚的不解情缘……

《永不褪色的美好回忆》

匆匆流去的岁月,抹不走我内心美好、难忘的回忆。一转眼10年过去,今年的12月18日就是星瀚的十周年了! 

当“1218”这个数字不假思索地从脑海中蹦出来时,我不由得惊讶自己竟将这个日子记得如此清楚,原来,与星瀚相关的人和事及各种点点滴滴早已铭刻在心,时光未曾带走它的丝毫,现在回想起来仍似昨日。 

2011年11月中旬的一天,我接到星瀚通知面试的电话,那时我已经在朋友的引荐安排下决定入职某知名大律所了。然而,通知我面试的那个星瀚小姑娘甜美略带羞涩的嗓音吸引着我想去星瀚看一看,体验一下星瀚的面试。 

我对那天的面试情景记忆犹新,前台的小姑娘见我是来面试的,给了我面试前的笔试题让我完成,上面的内容选项等显然都不太适合我的情况。正当我对着这些题目不知该怎么办时,卫新律师及时出现了,他将我引到一间中型会议室,就我们两人,隔着大会议桌面对面坐着。 

交谈的情形很难用语言具体描述,我恍惚感觉彼此的角色在不停地互换,但是,卫律师与我之间的这番谈话确实是让我彻底动摇了自己来星瀚面试之前已做出的入职知名大所的决定。 

那天面试完一回到家中,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在星瀚的官网上细细浏览查看各种信息内容,我注意到星瀚的官网有它的独特之处,它让我感觉有灵魂似的鲜活,而不是一大堆信息内容简单机械地堆积和罗列。这官网很显然是用心投入了心力与努力的。 

有一篇当时还是实习生的宋佳(现已是星瀚的合伙人)写的文章深深打动了我,内容是描述星瀚的年轻律师们如何利用法律工具,援助弱势群体,保障他们的权益。她的文章似一波清流流入我心中,那些星瀚年轻人在她流畅的字里行间里栩栩如生起来,我感觉自己沉浸在一本小说书的情节中不能自拔,我已然深深喜爱上了里面的角色。 

记得那会儿已经是深更半夜,而我却等不及地即刻就给远在美国的先生打电话,让他也读下这篇文章,同时告诉他我决定选择星瀚了。 

我先生和我都是性情中人,我们也欣喜于像我们这个年龄还会如年轻人那般容易激情澎湃,他也被文章内容所感动,我们俩还同时看了星瀚官网上那些年轻律师们的相片,从相片上感觉得出他们真挚善良而又光明热情的品性,与宋佳文章中所描述的内容完全契合。当时我虽还没当面见到他们,却已经在心里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他们。

我入职星瀚的决定让我的好朋友大跌眼镜,他们特地从浦东赶到星瀚楼下的咖啡吧与我碰面,想一探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我改变了先前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他们可能无法了解我真正内心渴望的是什么,可能我当时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只是感觉冥冥中有股神奇力量在引导我。 

多年以后回顾这段经历,觉得星瀚是我当初最好的选择。 

星瀚于我而言是一种很深的缘分,在我定居美国多年后决定回国,重新开始律师执业,我的业务从零到一的起步是在星瀚人的全心带领和扶持下做成的。刚回国时,我感觉自己就像一辆不得不窜入高速公路的汽车,却又面对着川流不息的快速车流而不知如何进入时,是星瀚人将我缓缓地、安全地带入了高速公路的车流中。 

在我加入星瀚不久后就迎来了星瀚的一周年,那时候的星瀚人还不多,但一周年活动却非常热闹,每人都踊跃感性发言,也有游戏抽奖节目等,我还幸运地抽到一个奖励红包呢。一场活动下来,我对星瀚第一套班子的人有了比较全面整体的了解。 

星瀚的创始人卫律师,平易近人,年轻有为,大家都喜欢他,与他很亲近。因他没有一点老板的架子,工作之余在一起玩的时候甚至还显出孩童般的纯真,真的是非常难得。他还喜欢阅读,组织星瀚的读书会、学习会,我也曾因参加他的读书会和学习会而受益匪浅。 

除了卫律师,星瀚当时有4位年轻的男律师,有一位名字很响亮,我在进星瀚之前查看星瀚官网时,除了宋佳的文章外,其次被吸引的就是他的这个名字。他是个实在厚道、大度帅气的小伙子,尽管家庭背景极好却无比低调不炫耀。不久我就有个案子与他合作,他对当事人很有同理心、很善良,当事人认可他、信赖他。 

另一个年轻律师是个实力派的儒雅大男孩,非常勤奋,专业能力极强却还孜孜不倦的学习工作,每天第一个在办公室,晚上最晚一个离开。他待人还非常友善,很乐意帮助他人,办公室的人都是他的好朋友。 

还有个年轻聪明的男孩将IT置于他的法律专业之上,为星瀚的IT系统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我在星瀚负责的涉外业务网站和网络宣传推广,从无到有,全是他一手创建起来。他在办公室和同事们的关系也非常好。 

年轻女律师中有一个长得特别美的姑娘,她不仅外表美丽,心底也很美,她的美不张扬,不会让人有距离感,她的可爱可亲是发自内心的、很真实的、能让人感受得到的。 

另一位年轻女律师是个很本色纯朴的姑娘,工作矜矜业业,待人和蔼可亲,和每个人都处得非常好。 

还有一个大家都称“小燕子”的年轻小律师是个热情四射、性格奔放的漂亮女孩子,工作起来激情满满又不失认真严谨。 

一年后,来了一位清秀、睿智的小伙子,办事非常勤奋、认真,而且吃苦耐劳,是一名万里挑一的人才,感觉星瀚在逐年壮大。 

再后来,又来了一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汪律师,为人和气大度,与他相处与合作时,他总给我一种君子风范的印象。 

星瀚后来又加入了一位内心强大、对人非常真诚的做韩日业务的金律师,我也非常喜欢她。 

除了这些年轻的星瀚第一套班子外,还有好几个实习生,其中有一个长得甜甜的、似邻家小女孩的甜美姑娘,很珍惜在星瀚的实习机会,认真地跟着带教老师学习并实践,交给她的任务兢兢业业地完成。我记得她家离律所比较远,但她总是很早就到办公室,晚上很晚才离开。在星瀚的培养带教下,她如今已经成为星瀚的栋梁之才,早早就晋升为合伙人。 

我入职后没有见到我心心念念的实习生宋佳,卫律师跟我说宋佳已经结束实习离开星瀚了,但她有可能还会回来的。有了卫律师的这句话后,我就盼着宋佳回星瀚的那天。几个月后,当卫律师跟我讲宋佳很快就会入职星瀚负责律所市场运营时,我真的很开心,因为可以见到将我引进星瀚的那篇文章的作者本人了。 

果然我与宋佳非常投缘,莫名地喜欢她,我感觉她身上有种清新的力量,当时在我刚刚来上海工作而感觉较孤单的日子里,她的一句话一个举动都能瞬间地安抚我的心灵,让我心安踏实下来,涉外业务的开拓也是倾注了她的很多心血。女儿不在我身边的日子里,我不再感到不适应,我心里会想为什么我就不能将宋佳也视为自己的女儿呢?多年过去了,宋佳俨然在我心中已如女儿般。 

在星瀚的日子过得非常充实开心,星瀚的氛围就像一个大家庭,彼此友爱如兄弟姐妹般,而他们在我的眼里都是我亲爱的小辈,估计他们也是将我视为长辈吧,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每一天我都过得很有意义。 

星瀚的工作环境可以用紧张、严肃、轻松与活泼来形容。在工作时,全体上下都无不认真细致全心投入,而在工作之余大家又都极其活泼轻松,互相调侃,也有自我调侃的,说说“八卦”笑笑,卫律师经常被外面的热闹吸引,而不时地从他的主任办公室走到外面加入“调侃”。我虽然坐在里面小办公室,但是外面的“八卦”都会有人传进来给我听,也让我经常笑得不亦乐乎。 

记得我经常在下班时间过后,就会看到MSN上卫律师那个icon转绿了,我经常会text他,问是否有时间聊一下工作事宜。那时我还没有改变用英文的习惯,经常是 "Hi Sam, do you have a minute to talk" 或者 "Can we talk for a second? " 卫律师总是回复:“好啊潘律师 可以啊”或者“稍等潘律师,我马上好”。那段时间,我们聊得最多的是如何开拓海外业务,聊到点子上时,卫律师就会即刻叫宋佳和小陆(IT男孩)进办公室,一起讨论并安排落实方案,效率非常高。 

我进星瀚两个月后,Allstar International,LLC就在美国注册成立,配合星瀚开拓境外业务。我频繁地往返中美两地出差,走访联系了很多合作律所机构与企业学校等。我带回的素材,宋佳第一时间就将它们制作成宣传软文,小陆负责涉外网页的排版、页面设计等。

我们与境外多家律所合作在星瀚举办了诸如境外并购、境内外投融资等等研讨会。我们的涉外业务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开始蓬勃发展起来,涉外有了自己的小组,并有幸招聘到了一位来自南京的、非常忠诚而又贤良的聪慧的小姑娘—林玥。 

记得我们还曾在各组间进行“业务友谊赛”,有次我们的涉外小组和卫律师的一个业务新项目小组比赛,彼此小组的成员都斗志昂扬,信心百倍觉得自己的小组必赢。我们涉外的几个小姑娘非常活络,放出风说我们涉外业务的推广呈井喷势头,马上要赢了,结果卫律师和其小组的人员听到后就坐不住了,即刻在会议室召集组员开紧急会议商量对策。涉外组的几个小姑娘看到他们乱阵脚后都笑喷了。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会频繁出差往来于中美两国,以前只会有在中国想念远在美国的先生和孩子的情形,而后来却出现了在美国时也会特别想念在中国的星瀚小伙伴们的情形了。等到需要离开美国返回中国时,我在因要离开先生和孩子一段时间而依依不舍的同时又有一丝开心和温暖,因为我心目中的那些星瀚大孩子们正在等着我回去呢。

夜深人静时我靠着窗沿,透过窗户抬头仰望天空那点点闪烁的群星,想起那时在星瀚一起玩的游戏,“天黑请闭眼,天亮请睁眼……”多年过去了,我们彼此没有相忘江湖,而是更加心系对方。 

星瀚,你是我心中那一抹永不褪色的湛蓝星空。 


潘洁 于美国费城

2020年12月5日

专业领域

相关动态

相关文章